咪唑啉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咪唑啉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深发展000001怎样炼成的

发布时间:2021-10-20 22:57:49 阅读: 来源:咪唑啉缓蚀剂厂家

深发展:“000001”怎样炼成的

深发展:“000001”怎样炼成的 更新时间:2010-9-26 6:44:25   本报记者 郑岚予

23年,足够成就一个辉煌的银行。追溯深圳发展银行的历史,窥视到的不仅是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的上市史,同时也隐约看到了中国股票市场的发展史。而无论是在股市英雄缺失还是群雄蜂起的年代,000001这个数字符号,毫无疑问,会被牢牢钉在中国股市的记忆中,成为一面旗帜。

深交所第一单

1987年12月28日,我国第一家由国家、企业和私人三方合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深发展成立之后,在全国首次以自由认购的方式向社会公众公开发行普通股股票。由于公众对股票的认识不够,使深发展在股份制创业时期的工作进展非常困难。

一份1997年的报纸曾这样回忆当时的情景:深发展发行原始股时自愿购买的人很少,政府就要求党员带头支援国家建设。某单位为完成发行任务,规定凡认购者每股个人出钱0.5元,单位补贴0.5元,非党员每人1000股,党员须认购2000股,结果是很多稀里糊涂买股票的人却成了最大的赢家。

就连深发展的内部员工也没有预料到后来深发展的股票会涨得那么疯。现任深发展总务部总经理助理的温水金回忆1989年错卖深发展股票的情形时说,“1989年初的时候,因为手头紧,我便把行里配售给我的深发展股票给卖了。没想到不过一年的时间,深发展股票的价格连翻了十几番。”

接手温水金股票的,是同为深发展员工的李慧珍。在1989年深发展股票艰难营销时,李用自己的储蓄买了一些股票。后李找温去替她选车,对温笑言:“这些买车的钱还是去年买了你那些深发展股票赚来的。”

随着股票转手的速度逐渐加快,到了1990年前后,深圳特区第一轮“股疯”开始。深发展老股民李宏生回忆:“如果一个人当时持有100股深发展股票,即使按照市政府规定的涨幅,每天也能增值60元,一个月的利润就达1800多元,而如果放到黑市中交易,其利润还要大几倍甚至十几倍。”住在园岭十八栋附近的前深发展董事长刘自强,想跟他套关系的股民太多,每天下班都不敢路过园岭十八栋,而是要绕很远的路回家。

1991年4月3日,深发展向社会公众公开发行股票并正式在深交所上市交易。深发展第一副总经理王健离开深发展后,又参与了深交所的筹建,并出任深交所第一任总经理。后来和人谈论到深发展股票被编号为000001的事情时,王健说,“深发展A”编号为深市000001,实至名归,于公于私我都问心无愧。”

深发展的历史跳跃

深南大道东路的深发展大厦,见证了中国股市的风云变幻。

“当时银行的条件还很差,全行仅有的一部运钞车还是用货车改造而成。运钞车都不够用,当某个支行急需调取现金时管理员甚至使用自行车来运送。还有一些员工将小额现金放到家里去保管。”在深发展担任了近二十年金库管理员的叶少兰回忆。深发展最初的保卫科也是寒酸得让人唏嘘。该行原保卫部总经理张贵浩有一样自己认为最珍贵的藏品—装有近三十年工作纪录的日志本的大袋子,其中有二十年关于深发展。“1987年 6月5日,从深圳农村信用社更名为深圳市信用银行的原深发展进行试营业,这时我们的保卫室有2人,库房守库警员5人。我们从市公安局借用了手枪5支、子弹100发,这就是深发展最初的保卫科。”

时间推移,2003年开始的漫长熊市中,昔日市场龙头深发展从49元的高位一路阴跌到5元多。2004年4月7日、8日,深发展股票突然量价齐升封住涨停板。投资人士都隐隐觉得,昔日王者归来,背后一定有不同寻常的原因。

2004年5月31日,深发展公告:四家主要股东持有的深发展国家股和法人股348,103,305股转让给美国新桥投资集团。2004年5月31日,当美国新桥投资最终以12.35亿元的代价获得国内首家上市银行深发展17.89%相对控股权时,媒体声称“创造了历史”。

深发展平安联姻重生

2005年5月,新桥提名、董事会和股东大会选举董事法兰克·纽曼为董事长,兼任首席执行官。纽曼在业内被善意地戏称为“专业的银行修理工”。

“刚来到深发展时,整个公司非常分散,甚至不知道全国18家?a 中行谐さ男匠辍!鄙罘⒄故敌辛恕巴骋灰小奔苹骋环窠缑妗⑼骋豢刂铺逑怠⒈曜脊ぷ髁鞒獭⒚魑谐《ㄎ唬贫巳肆ψ试捶桨福忧苛松罘⒄棺苄卸愿骷斗中械目刂啤3尚遣蝗莺鍪拥摹?07年6月8日下午5时,深发展临时股东大会第二次股改方案的投票结果宣布:深发展股改和权证的两个提案分别以流通股99.05%和96.4%的高票获得通过。如今,纽曼时代落幕,杰克逊时代开启。

许多深发展的内部员工都表示:“深发展还是深发展,只是更年轻了。”已经退休的金库管理员叶少兰还经常来行里看看。张贵浩日记的最后一页写道:“二十年,无论于我,还是于深发展,都只是一个驿站,但更是一个起点。遥望着飞翔的深发展,我默默地为它祈福。”

超磁分离一体化设备

商丘工地洗车机

模板展开面积算量软件

成都被动防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