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唑啉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咪唑啉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阐述趣味性直觉的定义及其培养方法

发布时间:2021-01-22 09:08:27 阅读: 来源:咪唑啉缓蚀剂厂家

游戏设计师必须能够理解各种层次的“趣味性”。首先,他们应当可以描述出某个特定游戏、任务或挑战的趣味性。他们还需要某种直觉,甚至在游戏原型被规划出之前就知道哪些内容对玩家来说会有趣。我将这种感觉称为“趣味性直觉”,如果你认为自己没有天生强大的趣味性直觉,不必感到担心。你可以培养自己的趣味性直觉。

趣味性理论

Sid Meier将趣味性定义为“一系列有趣的选择”。许多人都曾经思索过他这句话的含义。多数人持有的观点是,玩家在游戏中做出的各个选择都是平等的。换句话说,Meier认为游戏产生趣味性的关键是确保游戏的平衡。

在《A Theory of Fun for Game Design》中,Raph Koster将趣味性视为学习新事物。那么,根据Koster的说法,只要游戏中存在玩家无法完全理解的层面,那么游戏就会有趣。这个原则也适用于多数神秘小说中,你需要读到小说结束才能够明白事情的缘由。

相比之下,Ernest Adams(游戏邦注:Gamasutra网站“Designer’s Notebook”专栏作者)列举出的是影响趣味性的条件列表。他提及的并不一定是趣味性理论,但是他总是会提到游戏中那些影响趣味性的内容。依Adams的观点,只要移除游戏中并不有趣的东西就可以创造出趣味性。比如,Adams经常提到的条件是玩家无法在任何节点储存游戏,这也是游戏中常常令人感到懊恼的东西。也就是说,让玩家可以随时随地储存游戏,游戏就可以变得更加有趣。

事实在于,不同的人对趣味性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通过不断地玩沙盘游戏来寻找乐趣。《模拟人生》的成功便足以说明这一点。有些人从富有竞争性的任务中寻找乐趣。这也是为何拥有Xbox成就点数的游戏如此盛行的原因。

我认为趣味性与挑战和奖励的本质有关。我的看法是,只要玩家获得的奖励能够与他所面对挑战的难度相符,那么游戏就会有趣。当挑战过于简单时,玩家便会很快失去兴趣,因为他毫不费力就可以获得大量的奖励。当挑战过于艰难时,玩家要么产生过大的挫败感并离开游戏,要么在克服巨大挑战后却只能获得微薄的奖励,从而感到失望。这便是作弊会影响趣味性的缘由:作弊使得每个挑战都过于简单,玩家并没有真正通过努力来获取奖励。

何谓趣味性直觉

趣味性直觉是设想游戏玩法和传播游戏机制趣味性的能力。对于游戏设计师而言,这个技能应当像呼吸那样成为一种本能。无论何时,每当有人向我阐述他们的下个新颖和绝妙的游戏想法时,我都会立即想象出自己正在玩他们所描述的游戏。这样,我就可以开始判断他们所提出的想法是否有趣。

这听起来很棒是吧?我是如何培养起这个技能的呢?能够从书本中找到答案吗?或许可能。我还未看到能够传授趣味性直觉的书籍,尽管确实可能存在此类书籍。但是,我所采用的方法比阅读乏味的书籍要好得多。培养趣味性直觉的最好方法就是玩游戏,玩许许多多的游戏。

玩你喜欢的游戏。想清楚为何你认为它们很有趣。玩你讨厌的游戏。构思你要采取何种措施来让这些游戏变得更好。不要单纯为了乐趣去玩游戏。你应当要分析它们。弄明白哪个游戏机制起到良好作用,哪个游戏机制存在缺陷。对于那些无法发挥作用的机制,思考提升它们的方法。

设想游戏玩法

在脑中设想游戏玩法在趣味性直觉中占据半壁江山。游戏设计师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做有关游戏的白日梦。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老板经常会看到我盯着某个空白的东西,一脸茫然。有些谴责我在工作时打瞌睡,有些会跟我开玩笑吓我一跳,因为我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就在我身边。为什么呢?通常情况下,我正沉湎于电子游戏及其机制的世界中。

优秀的想象力是设想的关键所在。我自认为自己创造力还不错,因为总是有着活跃的想象力,但是这并非我与生俱来的能力。无论你是否相信我的说法,你需要通过努力去培养这种活跃的想象力。

著名作曲家柴可夫斯基总是担心自己的创意会在某天枯竭,这样会对余生的创作产生极大的影响。其实,他本不该有这种担心。创造力(注:与想象力间有很强的联系)就像你身体中的肌肉一样。你使用的越多就会变得越强大。

因为我从家中到办公室需要驾车行驶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我经常在汽车中做着有关游戏、故事和音乐的白日梦,在思维处于麻木状态的驾车期间有许许多多的东西在我的脑中出现。某些最棒的游戏想法正是在我独自行驶在路上的时候想到的。

但是,只有活跃的想象力是不够的。想象力可以帮助你的思维四处徘徊并遇见各种奇怪的世界,在这些世界中你将自己视为英雄,但是要真正构建起趣味性直觉,你必须为自己的想象力设定焦点。思考某个游戏机制,从头到尾、从你能想到的所有游戏层面来体验这个机制。

设想的另一个重要层面是拥有优秀的空间思维。拥有强大空间思维的人能够以三维的形式来感知他们的世界。在照片和图像方面,多数人都有着优秀的空间思维能力。培养空间思维的方法有很多种。有些教育者使用电子游戏作为培养的工具。多伦多大学开展了一项研究,并将相关报告发布在《Psychological Science》上(注:时间为2007年10月),研究发现玩电子游戏可以提升男女玩家的空间思维。

解谜也是提升空间思维的绝妙方法。七巧板谜题(注:用各种各样的图形拼成正方形或其他预定图形)能够显著地提升空间能力。玩乐高积木也是个提升空间思维的方法。还有种提升该技能的方法是学习和使用3D编辑器,比如3ds Max、UnrealEd或Maya,这些都是游戏设计师必须熟悉的工具。

从其他游戏中吸取教训

游戏设计师可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玩游戏。玩大量不同的游戏来提升设想的能力。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资金来购买每月的最新游戏,可以采用租赁游戏的方式。作为游戏设计师,你确实需要去玩大量的游戏。

当我面试设计求职者的时候,我通常会问他们玩过什么游戏并从中学到了何种设计经验教训。如果我问某个求职者他最喜欢的游戏的哪个方面让他着迷,而他的回答如果是“我不知道”,那么他就不可能获得这个职位。

玩大量游戏可以构建起深层次的游戏玩法体验。玩大量的游戏还可以让你熟悉游戏玩法机制。比如,假设你正在开发Treyarch的《蜘蛛人》系列新续作,而你只玩过系列游戏中的首作。那么在设计蜘蛛网挥舞的机制时,你或许又会回到首作中采用的模式。但是如果你玩过首作和续作,你就可以选择首作中较为复杂的方法,也可以选择续作中更为简单的方法。

如果对游戏玩法没有深层次的认识,对游戏机制不熟悉,那么你会发现自己正在使用的是老旧过时的机制,而不是在自己掌握的大量游戏机制中选择最适合游戏玩法的机制。如果《永远的毁灭公爵》使用与《毁灭公爵3D》相同的只需键盘的控制方式,会发生什么情况呢?游戏不仅显得老旧过时,而且很可能只能售出10套。冲着《永远的毁灭公爵》的名头,可能销量会多点,但是那些购买者势必会感到特别失望。

如果那些不了解过去的人重复犯错会受到谴责的话,那么那些未学过劣质机制而重复的人同样也应当受到谴责。如果不玩足够多的游戏,你就不会了解到之前的游戏设计师所犯下的错误。

批判性分析

对游戏进行批判性分析是每个游戏设计师都应当掌握的技能,这是趣味性直觉的核心所在。如果设想游戏玩法的能力占据趣味性直觉的半壁江山的话,那么另外一半就是能够批判性地分析现有的游戏及其机制。

要如何对游戏玩法进行批判性分析呢?现在,是时候回想起那些你在学校中进行的批判性思维训练了。首先,收集所有的信息,方法可以是玩游戏也可以是在脑中构思游戏机制。以测试者的角度来玩游戏。尽你所能努力去打破它。

其次,注意游戏所采用的方法,脱离游戏背景审视机制。通常情况下,游戏中的场景和奖励会误导我们对机制的判断。

接下来,问问你自己对这个机制的感觉如何。它是否让你产生挫败感?是否让你感到快乐?它的难度曲线是否让你感到愤怒?为什么?

你需要了解到机制中存在何种问题。考虑机制中存在的问题并不意味着整个机制都是不好的。有许多机制中的确存在问题,但是这些问题并没有摧毁整个机制。比如,在《刺客信条》的某些关卡中,玩家漫无目的地奔跑和躲避守卫的追捕,因为守卫无处不在。几乎在你出现的任何地方都会有至少一个守卫看到你。这是否意味着整个机制都存在问题呢?当然不是。但是做出些许改变或许会让机制变得更好。

刺客信条(from )

如果某项机制中存在问题,想想如何将其改善。这又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也是我经常在面试游戏设计师时询问的问题。

以《刺客信条》为例,以下想法或许可以纠正机制的部分问题:

1、缩小追捕玩家的守卫的视线范围

2、守卫在见到玩家后不会立即进入攻击状态,直到有个已经在追捕玩家的守卫碰到他们

3、减少守卫的数量

这些改变是否能够完美地解决机制中存在的问题呢?如果不把它们放在游戏中试验下,这个问题便很难回答清楚,但是至少我认真地思考了问题并且得出了某些可能的解决方案。

为提升趣味性直觉,你还需要经常做的就是阅读游戏评论。如果能够做到的话,也可以写写评论。向其他人描述机制可以帮助你理解机制的好处和坏处。

培养趣味性直觉

一旦你养成强大的设想能力和批判性分析能力,就可以将它们整合起来。

当有人向你解释某个想法时,或者当你的思维在游戏机制间游曳时,尽你所能努力设想出更多细节。想象自己手中正握着控制器,正在玩这款描述中的游戏。也可以真正拿起控制器体验游戏。

在脑中体验过游戏或机制之后,想想其他类似游戏的机制。这个想法与之相比如何?更好还是更坏?如何进行提升和改善?当然,最重要的是,它是否有趣?即便机制无法完美地运行,如果有趣,那么仍然是个好机制。

游戏需要趣味性。没有趣味性的游戏一无是处。设计师可以大胆抛弃某些无趣的东西。

在决定机制是否有趣的时候有些需要记住的东西。首先,要善待玩家。玩家可以感觉到自己受到欺骗,当他们发现这一点时,会毫不迟疑地抛弃你的游戏。如果某个规则可以作用于玩家,那么它就应该对游戏中所有的角色有效。比如,不可设置某个敌人可以射穿但玩家不可射穿的障碍物。这便是玩弄玩家的行为。要构想其他的方式来平衡游戏难度。

其次,要记住的是,你的本能直觉就是能够发挥作用的趣味性直觉。我都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自己的本能告诉我某个游戏机制很差,甚至在我于脑中模拟游戏机制之前,或者最后在游戏中的实践证明了自己的本能是正确的。我现在已经学会了倾听和相信自己的本能直觉,你也应当这么做。

炎之轨迹安卓版

武道神尊破解版

南方双彩软件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