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唑啉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咪唑啉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粮食六连增后怎样稳定在一万亿斤以上小瓦松

发布时间:2020-10-18 19:39:29 阅读: 来源:咪唑啉缓蚀剂厂家

粮食六连增后怎样稳定在一万亿斤以上

全国消息:2009年是新世纪以来我国经济发展最为困难的一年。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去年粮食总产量实现六连增无疑为整个经济企稳向好提供了有力支撑。粮食的战略地位已经不言而喻,然而我国农业基础薄弱的现实仍然没有改变。而我国是全球气候变暖特征最明显的国家之一,近几年灾害呈多发频发重发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粮食六连增背后的隐忧是什么?靠天吃饭、如履薄冰的状态还要持续多久?代表、委员再次对如何保证我国的粮食安全提出了思考。

稳定生产能力比连年增产意义更大

继去年北方一场大旱之后,当前我国西南地区再次遭遇重大旱情。据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统计,截至3月2日全国耕地受旱面积6567万亩,其中作物受旱5516万亩,包括重旱1602万亩、干枯669万亩。而来自农业部的统计数字显示,我国每年因灾损失粮食在1千亿斤左右。

“过去我们都说粮食增产靠的是人努力、天帮忙,现在看来老天越来越不帮忙了,那么,现在粮食安全如何保障?不能把粮食安全寄希望在侥幸上,而要实现我国粮食综合生产能力的稳定。”全国人大代表、河南农业大学教授张百良说。

稳定粮食综合生产能力在一定程度上比连年增产意义还要重大,但是现实是“现在我国现有的粮食增产基础并不稳定。基础薄弱、生态脆弱、人口增长与有限的土地产出率等诸多因素,将长期制约和影响我国十几亿人口的吃饭问题。”全国政协委员、湖南国土资源厅副厅长杨维刚说。

按照《国家粮食安全中长期规划纲要》,到2010年我国的粮食综合生产能力要稳定在5000亿公斤以上,到2020年达到5400亿公斤以上。这个目标如何实现?张百良代表提出了一个新概念。“国家要下大力气推进农业工程化。农业工程化是多方面集成的大概念,包括农业基础设施、良种良法体系、农业机械化、生物资源工业化……这不是一件一件单一的事,而是一项整体的工程,必须采用工程化管理的方式推进现代农业的发展。”

农业基础薄弱被认为是稳定粮食综合生产能力最大的障碍。“在耕地面积不断减少的同时,我国耕地质量的不断下降也令人担忧,土地占优补劣、过度使用化肥农药等等原因也造成我国土地的粮食综合生产能力不断下降。”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水产养殖病害防治中心副主任王玉佩说。

“4万亩耕地起码有一半要绝收,田里没有水利设施,就是靠天吃饭,一遇到这种几十年不遇的大旱,一点办法没有。”谈到现在还在持续的严峻旱情,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六枝特区牛场乡副乡长罗涛告诉记者。

“农村道路建设对促进农民增收,保证种粮积极性有很重要的作用。以马铃薯为例,道路好的地方马铃薯收购价能到0.8元,道路不好就可能只有0.6元。”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清水河县宏河镇高茂泉村党支部书记刘三堂说。

稳住主产省区的粮食综合生产能力

在如何激发粮食增产潜力,稳定粮食综合生产能力上,代表委员对粮食主产区和非粮食主产区的省份提出了建议。

在九三学社界别及委员拟作为此次政协会议的一份联名提案上,记者看到这样一组数字:全国有13个粮食主产省区(粮食调出省9个、自给自足省4个),其粮食产量占全国产量的70%,商品粮数量占全国商品粮的80%。提案认为,稳住这些主产省区的粮食生产能力,便可确保全国粮食安全。

这一观点得到一些粮食主产省区代表的赞同,在3月5日下午的全团讨论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驻马店市市长刘国庆算了一笔账,目前驻马店市的粮食产量是120亿斤,按小麦种植面积1000万亩、玉米700万亩、水稻100万亩算,粮食产量突破165亿斤是不成为题。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省长郭庚茂3月6日表示,在国家启动实施的全国新增1000亿斤粮食生产能力规划中,河南省一个省就计划再增300亿斤。

但是,众所周知,种粮比较利益低,产粮大省往往是财政穷省,农民和地方政府缺乏生产粮食的积极性等诸多矛盾日益凸现。因此,九三学社的提案中提出要在粮食主产区建立利益补偿机制。其中包括:进一步提高种粮农民补贴标准,至少使补贴标准与生产资料涨幅同步。进一步提高粮食最低收购指导价格,让粮价与国际接轨,让种粮农民真正得到实惠,变被动种粮为积极主动种粮。建立粮食安全补偿的基金,由中央财政向粮食主销区政府根据其辖区内耕地占用数量收取补偿金,再根据粮食主产区调出粮食的数量,通过转移支付手段,对粮食主产区予以补贴等等。

据调查,国家目前在政策、项目、资金等方面已经对13个粮食主产省区有很大的倾斜,但是在具体实施上,刘国庆代表也提出了一些现实的问题:粮食主产区的财政收入往往比较困难,但是国家的项目资金是要求地方配套的,以驻马店市为例,去年的国家项目总共有67大类,需要地方配套资金9.7亿,占财政收入33.6%;而县区一级的地方财政配套也达到了34%,地方财政的压力很大。他建议国家对粮食主产省区减少配套资金的比例。九三学社也提出逐年核销粮食主产区政府因执行中央粮食政策而累积的银行债务,给粮食主产区营造相对宽松的财政和金融环境。

挖掘非主产省区的粮食增产潜力

非粮食主产省区粮食生产要不要发展?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农业厅副厅长程萍说得很实在:“很多人都认为广东省是经济强省、工业发达,对粮食生产可能不会在意。但事实上,广东省对粮食生产非常重视,我们必须承担维护粮食安全的责任。广东全省3500多万亩耕地,有3000多亩都是种植粮食,粮食自给率达到80%左右。”

不过,对很多省区来说,不是想发展粮食生产就能发展的。恶劣的自然环境尤其呼唤农业基础设施的完善。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多伦淖尔镇水泉村党支部书记丁瑞莲告诉记者:对西北旱作区靠天吃饭的土地来说,风调雨顺的时候马铃薯一亩地能产到6000斤,不下雨的话连仔薯都收不回来。

对这些地区来说,基础设施建设意味着粮食潜力的极大激发。温家宝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坚持财政支出优先支持农业农村发展,预算内固定资产投资有限投向农业基础设施和农村民生工程。”丁瑞莲告诉记者,今年水泉村已经申请到了项目资金,打算上两个覆盖500亩的指针式喷灌设备,“这样产量就有保证了。”

另外,促进粮食生产从根本上来说要依靠科技的发展。程萍说,首先要加强育种工作,加大新品种的培育和推广,积极推广高产优质粮食作物品种;其次,要大力推广高产栽培技术,新技术的配套应用能给粮食带来10%~30%的增产,目前广东省现在主抓5个现代农业生产技术体系,其中水稻产业技术体系就有20多位专家参与。

治疗皮肤病哪家好

云南做试管婴儿多少钱

济宁割包皮医院哪家好